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树洁 > 五男童闷死与减贫之路

五男童闷死与减贫之路

背景:11月21日,在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一位靠捡垃圾为生的83岁老太太,在一个垃圾箱里发现5个被闷死的小男孩,年龄在5到10岁之间。他们被闷死之前,分吃了一碗白米饭。
   这样的故事,如果发生在毛岸英和毛岸青流落上海的时期,人们会觉得可怜,但不会震惊。因为,那时的中国处于战乱之中,许多孤儿流落街头,谁也救不了。
   但是,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今天的中国,却令人百思而不得其解。我们天天高兴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中,而对待无辜的生命,却如此之无知和冷漠?
   在一个说二人转的喜剧演员可以自己买飞机的今天,在一个科级干部可以拥有22套房子的今天,为什麽解决不了流落街头的孤儿问题?尤其是有的超级富豪,本人就是孤儿,发财以后,只顾买飞机,却不舍的花钱扶贫?
   这里面的问题,当然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一个政策问题,一个关系到国家兴衰的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就是国家没有彻底解决好贫困,反贫之路,在今天讲,依然具有现实的社会意义。
   具体一点说,两极分化的严重性,亟待解决。绝对贫困的问题,亟待解决。孤儿无人管理的情况,亟待解决。老人养老的问题,亟待解决。少喊空话,少自我欺骗自己,多做点实事,这样,建成全面小康,才有希望。
   ‘贫困不是社会主义’,可是,今天的贫困,依然严重
   34年前,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政策目标,就是解决广大人民的温饱和贫困问题。
   照道理,连续3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如果两极分化没有那么严重的话,中国的贫困问题,早就被解决了。
   然而,经济增长的蛋糕,撑死了少部分人,而大多数人得到的实惠,和他们的付出严重不成正比。还有少部分人,长期陷入贫困而不能自拔。那5个死去的小男孩,是悲剧的极端例子。而发现他们的那位83岁的老太太,靠捡垃圾度日,在中国也是见怪不怪的贫困现象。
   极端有钱人,用数亿元买私人飞机,用数百万元买汽车,用数十万元买手表,用数千万元买房子。有的人还娶了数不清的老婆,或包养数不清的情妇。其奢靡程度,另人发紫。有人在国内奢靡不算,还把大量的钱转到国外炒房地产,购买无法计算的各种奢侈品。
   如果有钱人的钱来的正,税交的到位,老百姓也无话可说。市场经济嘛,不可能太平等,应该允许比较大的贫富差别。
   可是,谁敢站出来说,所有有钱的人,其财富都是正道来的?
   有谁敢站出来说,所有有钱的人和垄断企业,都是老老实实交税的?
   有谁敢保证,纳税人的钱,都能合理的用于民生?
   如果没有人敢站出来理直气壮的回答上面的问题,那麽,这些小男孩的死亡,就是非正常死亡。政府有责任,社会有责任,每个有钱的人,都有责任。
   难道不是这个理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那怕是初级社会主义的道路,就不应该存在比资本主义更加不平等的情况。而现实的情况是,许多资本主义国家比中国更加平等,更加没有绝对贫困。
   中国目前的贫困状况
   当然,中国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用官方的贫困线测算,农村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2.5亿人,减少到2010年的2688万人。用世界银行的每人每天消费1.25美元的贫困标准,中国贫困人口数量从1981年的8.5亿,下降到2008年的1.7亿。
   统计学的回归分析表明,人均收入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绝对贫困人口就减少2.2个百分点。在其它条件都不变的条件下,中国的贫困人口,早在1990年之前就应该被彻底消灭了。但是,为什么从1990年到现在,人均收入增长了六倍,还有1.7亿的绝对贫困人口呢?
   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国民收入在全国人口的分配越来越不平等。
   如果用基尼系数来衡量收入分配的不均等,而且基尼系数的最低值为0,最大值为100的话,中国的基尼系数,从1990年的25增长到现在的50以上,尽管官方的数据老是没有超过45。
   基尼系数越高,收入分配越不平等。而且,在人均收入稳定的情况下,基尼系数每提高一个百分点,贫困人口就会提高3.5个百分点。所以,收入不平等,是贫困增长的最大推手。
   如果把贫困当成是一个因变量,人均收入和基尼系数做为两个自变量。前一个自变量的提高可以减少贫困,而后一个变量的提高,却可以增加贫困。如果两个变量同时提高,它们对贫困的正负作用,可以互相抵消。当收入增加的减贫作用,大于基尼系数提高的增贫作用时,贫困就会减少,反之亦然。
   可以说,从1995年到现在,中国的贫困人口没有大幅度的减少,说明人均收入增加的减贫作用,基本上被基尼系数提高的增贫作用所抵消,这是解释高增长没有消灭贫困的简单道理。
   我曾经讲过,经济增长有高质量和低质量之分。而衡量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指标,就是经济增长不会伴随收入的两极分化,只有这样,每个百分点的GDP增长,都能够有效的降低贫困。
   结论
   如果光考虑经济增长,中国过去17年的成绩是惊人的。而如果从减少贫困的角度来考虑发展的成就,中国过去的这些年,却让人失望。主要的问题,就是增长的质量太低,也就是说,高增长伴随着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
   两极分化是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那些小男孩的死亡,还有那些靠捡垃圾为生的80多岁老人,活生生的表明:长期的经济增长,没有有效的惠及最底层的老百姓,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遗憾。
   18大提出到2020年,把中国建成全面小康的社会,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不是GDP能否翻倍的问题,也不是人均收入能否翻倍的问题,而是GDP如何公平分配的问题。不抓分配问题,发展解决不了贫困,解决不了孤儿困难,也解决不了老人的困难。
   我希望,通过这些无辜小孩的死亡,能够惊醒有关的部门和人士,尤其是政府官员,不要一味最求速度,而是追求质量,一种能够尽快消灭绝对贫困的增长质量。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