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树洁 > 八项规定与为官之道

八项规定与为官之道

摘要:十八大以来,全国落马的省部级官员近30名,落马的厅局级官员不计其数。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决心,远远超过许多人的预期,尤其是腐败官员们的预期,普通老百姓为之拍手称好。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许多官员开始抱怨:收入低了、好处少了、工作没劲了;同时,大学毕业生报考公务员的积极性也低了。如何看待反腐、八项规定和为官之道,是本文的中心点。

苏荣落马的启示

不久前,刚落马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是十八大以来首个落马的副国级大员。他当过甘肃、青海和江西三省的省委书记,资历很深,官路一直顺风顺水。2013年,在近65岁该退休之年,不用全身而退,而是进入更高一级的官位,当上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谁也没有预料到,就在这个时候,中纪委却把他给拿下。

苏荣的落马,在官场上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事件。首先,习近平和王岐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会放过像他这样的国家级领导人。其次,这样整肃官场的手腕,确实让许多带有侥幸心理的贪腐官员闻风丧胆。最后,到目前为止谁也无法估计,反腐的利剑会斩到什么时候、什么级别?

雷霆万钧的反腐风暴,与毫不含糊的八项规定一道,对官场腐败形成了强攻态势。以前吃喝玩乐,甚至嫖赌毒,都可以用公款;官商勾结、徇私舞弊、损公肥私的个人成本很低,许多人且腐且晋升,导致官场如赌场,买官卖官盛行。党和政府在民众的心目中,威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腐败不是中国特产,但是,腐败却有中国特色

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腐败并不是中国人、中国官员的专利。西方发达国家的腐败也到处可见。只不过,在法律比较严密的发达经济体,腐败的成本极高,因而,大多数官员不会随便腐败。另外,文化和文明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社会福利的全民化,使得发达国家的绝大多数民众,完全没有行贿和买官的意识。

中国社会的腐败严重有三大致命因素。首先,官员素质相对低下,体制的管控效率差;其次,社会服务资源稀缺、就业压力大,导致老百姓行贿与买官的行为无处不在;最后,国家垄断程度高,官员权力比其它国家大得多,因而,腐败的机会也就多得多。

上面的三个腐败因素加起来,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习惯,那就是:商人拿钱贿赂官员、官员推动项目上马、老百姓干活拿低工资。当经济增长速度比较高、就业不太困难时,老百姓基本能够安居乐业。不过,商人和少数官员都能赚个盆满钵满,形成严重的社会两极分化。

世界金融危机,逼迫中国的经济增长放慢。国内生产要素开始稀缺,推升要素价格急速攀升,加上人民币过快升值,促使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下降。中国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内外挑战,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经济结构转型和技术升级。只有这样,才能维持相对比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从而稳住民心,把国家推向更高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

但是,经济转型和技术升级需要时间,更需要更加有作为的政府和政府官员。过去那些靠吃喝玩乐、批条子、卖土地、卖官位的官员们,已经严重不适合于新形势下的国家发展需要。

反腐有代价,但是,为了党的威信和统治地位,反腐是必须的

八项规定的出台,一方面为党和政府树立新的、良好的形象,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党在新的形势下,有能力带领全国的老百姓,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为实现一个富强的国家,奠定坚实的政治基础。

可是,习惯于吃喝玩乐的官员,习惯于无利不起早的办事人员,习惯于且腐且高升的思维,与八项规定的要求,格格不入。在这些新规定执行的过程中,无数的官员吃喝玩乐的行为被通报,许多人还因此丢了乌纱帽。

显然,习近平的改革深深的触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官员开始抱怨:以前可以发奖金,现在没有了;以前可以用公款吃喝玩乐,现在没有了;以前可以随便批条子、搞灰色收入,现在被堵住了;以前可以当裸官,现在裸不成了;以前可以靠小姐卖淫推动地方经济,顺便发点不清不楚的横财,现在到处扫黄了;以前有公车随便开,现在也不行了。

听起来官员实在是委屈。八项规定,使他们当官的期望值,从18层的天上,一下子甩到了地下。换成谁,谁都会说痛死了。

不过,大家不要忘记,中国还有1.7亿人生活在世界公认的贫困线下面,还有2.66亿农民工成天像候鸟一样无家可归,到处打工,过着妻离子散的日子。

听说深圳市有一位女干部,她是搞审计的。她住在深圳市的东头,每天开车到西头去审计那里的许多企业财务和税收情况。最近,深圳市进行车改,她的公车没有了,不过,政府给她每月补助3800元。

就在车改后不久,她跟领导说,“我不去西边上班了。今后,让那些企业都把审计材料送到我的办公室(东边)来审计就好了。”领导说,“这样不行,大家都过来,那就很不方便,加上审计材料这样送来送去,会出问题。”

女审计员说,“我没有车怎么去?”领导说,“你不是自己有车吗?如果不开车,坐公交车也可以嘛,现在你的车补也拿了。”

女审计员说,“没有公车,我是不会去的。我不愿意自己开车,更不愿意坐公交车。”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例子。可是,这个例子,却代表一种官场高高在上的职业抄手,也代表当今一些官员心灵深处之为官之道。

官场惰性是官员觉悟低、素质低的表现

当今社会为官之道,还包括:既然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努力工作?既然不让黄、赌、毒,我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拉动GDP?官员吃饭都不让了,许多餐饮业,尤其是高档的酒店和餐馆,生意惨淡,地方财政的钱袋子怎么办?

一些官员最大的担心,还不是吃喝玩乐没有了那么简单,而是生怕犯错误。有作为、敢做事的人容易出错,容易被双规;无作为、不作为的人,稳稳当当地,几年一升。所以,许多官员采取消极怠工,进入无作为和不作为的模式。

在一个以政府拉动、以官员推动才能发展的经济体,官员怠工和不作为,是比较可怕的事情。习近平的改革,对老百姓来说,对一些官员来说是好事,对另一些官员和商人来说,他们的意见却不小。

那么,对中国的经济来说,我们应该怎么看呢?

不可否定,全国各地的服务行业,尤其是高档餐饮和娱乐场所的经营状况很不好,与之关联的产业也比较萧条。在这些行业发财或者就业的人们,开始寻找别的出路。另外,官员和国有企业人员的收入可能已经有所收敛,有的人实际收入出现了下降的趋势。

这些听起来是对经济的发展很不利。但是,我们如果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从国家可持续发展的角度,从弱化社会矛盾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恐怕就没有那么忧虑了。

30多年的发展,肥了不少人。其中,公务员、官员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得利人群之一。官员的发财期望值,高于社会经济所能赋予的极限。腐败,灰色收入,黄、赌、毒是社会不稳定的定时炸弹。不弱化腐败,不对目前的黄、赌、毒进行一场比较残酷的斗争,共产党统治天下的合法性将受到挑战。不管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对腐败问题的认同度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不反腐、不搞廉政建设,将会导致亡党亡国。

因此,牺牲少数官员的短期利益,八项规定和反腐的目的,就是要保证党对中国的长期统治。为了这个目标,倒了苏荣,倒了一批省部级领导,那仅仅是反腐的开始而已。任何一个政府,都需要老百姓的信任,才能保证长久的统治地位,才能保证国家的兴旺发达。

30多年的改革,中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最伟大的奇迹。改革,使中国彻底改变了一穷二白的局面,并且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30年前,中国人羡慕亚洲“四小龙”的发展奇迹。如今,世界许多国家羡慕和称赞中国的发展奇迹。然而,中国(大陆)人口是亚洲“四小龙”人口总和的16倍,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人口的10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人口的4倍。

仅人口的规模,加上其连续的高增长,就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受人瞩目的国家。中国的兴衰,不仅是中国本身的问题,而是世界经济的大问题。全球70多亿双眼睛在看着中国,他们都会问同样的问题:中国在其共产党的领导下,真的能够成为发达的经济体吗?

如果用传统的观念看中国,那上面问题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然而,如果人们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自己能够纠正错误、有决心惩治党内腐败,就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党和政府与时俱进,官员的水平和觉悟也必须与时俱进

在网络发达的时代,在通信技术深入千家万户的时代,在全球化到达非常深刻的时代,中国政府和政党面对挑战,主动清除党内少数腐败分子,主动提倡八项规定,牺牲了“自己人”的一些利益,换取的是民心和社会稳定,换取的是一个能够带领全国人民继续前进的政府和政党。

那些公务员和少数官员的抱怨,一方面,说明他们在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时候,其的目就不纯洁。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生在福中不知福。这样的官员,尽早退出体制,自己创业,兴许对国家、对他们个人,都是一种解脱。那些不再报考公务员的人,就已经做出了一种明智的选择:“当官不为钱做主,不如下海自谋钱。”

社会的发展,本来就不应该有那么多吃“皇粮”的人。国家过高的行政开支,早已经是纳税人的沉重负担。另外,深化改革,使中国变成一个发达经济体,本来就不应该再由官员的全面干预来实现。市场将会代替许多政府功能,打击垄断,也有利于民营企业的发展。

任何改革都是一把双刃剑,没有只赢不输的改革措施。八项规定也一样,它会引起阵痛,会损害一些人的利益,也可能会降低一点经济增长速度。但是,从国家长远的利益考虑,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