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树洁 > 万庆良被“秒杀”透视反腐新特点

万庆良被“秒杀”透视反腐新特点

627日下午3时,中纪委“秒杀”广东省土生土长的60后政治明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这是18大以后,广东省落马的第一位省级高官。在此之前,广东省落马的厅局级官员多达38人,领跑全国各地。

广东省官场的地震,透视出如下反腐的强烈信号和特点。

1)作为改革窗口、全国连续25GDP冠军的广东省,在引领国家改革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是全国腐败最严重的省份。广东省的发展,没有摆脱经济增长与腐败成正比的怪圈,与长三角相对比较不腐败的情况,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对比。

2)广东省新的最高首领,紧跟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步伐,希望在该省的廉政建设方面,树立全国领先的旗帜。

3)习近平反腐的决心、信心和不怕难的精神进一步得到体现。不管是谁,那怕是在经济建设过程中有过突出贡献的领导,只要犯法,就豪不留情面。使那些原来以为有功劳、或者有强劲后台的人,彻底消除了侥幸的心理。那些有严重问题的高官(管),现在每天所能等待的,就是中纪委的召唤,结束那寝食难安的噩梦和祈祷。也就是说,自造孽,不可活。虽然是原来的体制和“宽松”的法律约束使他们走向歧途,但是在本届政府面前,他们的过错,将随时随地得到清算,这不是一个整党运动,而是比整党运动还要严厉的一场史无前例的反腐斗争。

4)在处理形式上,出现了腐败官员始料未及的“泰山压顶”、“风雨欲来云满楼”的态势。一个省部级高官,可以在一两个小时之内,被拿下。如果说,前副总理吴仪发明的“双规”,是处、厅级腐败官员克星的话,那么,“现代狄仁杰”王岐山(注:狄仁杰和王岐山都是“三晋”人士)的“秒杀”抓捕法,却让那些省部级腐败官员闻风丧胆、寝食难安。

万庆良被中纪委带走的前一个小时,广州大学还在准备迎接他的到来。627的《羊城晚报》头版头条刊登他26日的政务活动,而同一天的下午,万庆良就被带走。

1997年,万庆良还只是梅州地区一个落后县的副县长。由于老乡关系和办事能力,他2000年就被提拔为广东省的团委书记。10年后,才43岁的他,就当上了广东省副省长。2011年,才47岁,就被晋升为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201211月的18大,他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是广东省的第三号人物,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他曾经说租着600元的房子过日子,以表示清廉,却遭到众多网友的吐槽,其背后,隐藏了中纪委才知道的一些大问题。

其实,中纪委反腐,早已经进入了“秒杀”阶段,只不过,本次万庆良被抓,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更不要说外界人士了。万庆良落马,必将给中国社会和官场造成巨大的震撼。对以前已经犯了科的官员来说,现在生不如死。对老百姓来说,在支持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同时,已经出现了两大期盼:(1)期盼反腐斗争不要半途而废,(2)期盼反腐的同时,从根子上堵住腐败的漏洞。

18大以后被“秒杀”的大老虎已经无数。在已经落马的34名省部级官员中,最少有10名是在工作现场、或者是在没有任何信号的情况下被抓捕的。今年6月份是落马官员最集中的一个月。山西省两名,一名是现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前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令计划的亲哥哥、山西省前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另一名是山西省前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另外,全国政协前副主席、担任过甘肃、青海和江西三省省委书记的苏荣(副国级),华润前总裁宋林(副部级),全国科协前党委书记、太原市原市长申维辰(正部级)等人,也都经历了被“秒杀”的过程。

2014年前半年,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多达14人,相当于18大以前两年落马省部级高官的总和。落马人数之多,一方面反映了腐败问题的严重性,一方面,也反映了本届政府敢于与党内腐败现象作斗争的信心、决心和魄力。

按照这样的反腐速度、规模和力度,估计落马官员的人数占官员总数的比重将由18大以前的不到1%,提高到3%以上的水平。“老虎”尚且如此,今后被拍死的“苍蝇”,必将满地找牙。

对政治官员来说,3%以上的人倒台,再也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广东、山西、重庆、湖北、江西和四川的倒台概率,都可能会突破5%。如此高密度落马,应该给官场的腐败,起到巨大的震慑作用。

关键的问题是这场反腐斗争到底有什么成效?对国家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历史意义?

为了回答这两个问题,我们在为这些落马官员感到痛心的同时,有必要从反腐和社会发展关系的理论上做进一步的研究。希望所有的官员,以及未来的官员在引以为戒的同时,为中国政治社会的长期稳定,找到良好的药方。

在党的18大期间,我连续发表了5篇博文,全面论述中国在新的形势下,新一届领导班子必须烧的“三把火”:民生、环保和反腐。这些论文,提出了烧三把火的重要性,主要的目的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让中国进入高度文明和发达的国家行列,让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世界文明历史上唯一一个由共产党带领下进入现代化强国行列的伟大国家。

在所说的“三把火”中,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反腐。因为,如果腐败问题解决好了,这个世界上再大的问题,都难不倒中国共产党,难不倒中国人民。

关于反腐,在胡锦涛和江泽民时代,都是党和政府的头等大事。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公开说,“腐败问题不解决,有可能导致亡党亡国”。温家宝用“人熄政亡”来描述不反腐的后果。

18大之前,也倒掉了不少官员。但是,由于快速的经济增长,以及在增长压倒一切的急速社会经济变革过程中,一边反腐,一边却腐败丛生。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文明提高了,但是,一般官员的政治素质和精神文明却下降了。

精神文明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腐败过于严重,使得老百姓对政府不信任。一个得不到老百姓信任的政府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缺信,使政令贯通事倍功半,最终导致整体社会经济效率低下。例如,股市的疯狂,房地产的疯狂,让少数人发财的同时,大多数民众赔了血本,也买不起房子,生活在非常纠结的状态中。

当然,不是什么问题都是腐败造成的,但是,腐败却是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例如,由于腐败,正常的市场竞争,往往变成了官商勾结,最终受益的是少数官员和商人,而受到损失的是广大的群众和下级公务员。再如,因为官员的思维是无利“不起早”,也就是说,没有利益,该办的事情不办、或者拖着慢慢来。那些没有关系的中小企业主,赚一点钱太难,那些没关系的大学生或研究生找一份好工作也很难。一般群众,不知不觉犯上法律法规,就会被搞的倾家荡产,甚至直接被判处死刑的也有。而有关系、有来头的人,做生意可以大开绿灯,犯了事有人可以即刻捞出来。政治与法律上的不公平,是中国目前最大的社会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后面的发展将困难重重。

所以,腐败有三大明显的害处。首先,是腐败的直接损失,这一部分损失是可以计算的。其次,就是间接的损失,也就是社会效率的下降,这部分比直接损失大得多。最后,就是党和国家的名声和信誉受到损失,这个损失,将关系到国家的长期稳定。

习近平当上总书记以后,所面对的腐败问题,比以往更严重。一方面,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了拐点,国家经济面对转型和升级,就业压力和民生的压力提高;另方面,腐败问题根深蒂固,要反腐,必将造成短期内的“不安定”,也可能出现部分官员的消极抵抗情绪,而不反腐,任其发展下去,党和国家的前途堪忧。

这是政治家两难的选择。在习近平和王岐山看来,唯一的出路,就是背水一战。习近平的许多言论,例如“老虎、苍蝇”一起打,“打虎还得自身硬”,“人必须先为公,后为私”,“我们必须绕开周期律”,等等,早就是为自己的“背水一战”做好了思想准备。

王岐山治理腐败的基本理论是“反腐,先以治标为主,形成震慑力,为长期的治本争取时间和经验”。

当普通官员和老百姓看到一个个官员倒下时,一方面是支持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一方面是担心他们能不能大规模、长时间的反下去?另外,短期的治标,对今后的治本有何作用?

回答能否长期反腐的问题,要从两方面考虑。

首先,大家应该相信,大多数官员是好的,或者基本是好的。非常过分、非常贪腐的官员,毕竟是少数。人们担心的官员惧怕,只能说是那些问题严重的官员应该非常惧怕。问题小的、基本清廉的官员,为什么要怕?人们大可以相信,习近平和王岐山绝对不会滥杀无辜。他们如此大规模反腐,不是因为个人的恩恩怨怨,更没有必要为了争权夺利,因为他们的政治地位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希望共产党能够长期保持其统治地位,从而有能力、有资格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民族的伟大复兴。

其次,中国共产党能够自己“壮士断腕”式的清除腐病,一定会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支持,加上自身硬,中央团结一致,不管清除的力度有多大,中国的社会乱不了。

再次,中国经济增长虽然是政府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其增长的基本动力是人民的勤奋劳动,还有数千万中小企业的发展冲动。政治上的“震荡”,对经济发展不会产生大规模和基本性的创伤。相反,通过反腐、整党和廉政建设,必将为今后社会经济发展,奠定更加牢固的基础。

至于能否从根本上根除腐败,建立一个高效、清廉的党政管理体系,本文无法做出客观的判断和预测。不过,习近平反腐有这样的魄力和信心,相信他和其他高级领导人,尤其是王岐山,一定会有后续的廉政建设措施。从现在到2017年,最大的注意力,可能还是在治标上狠下功夫。

万庆良作为中央候补委员,中国三大一线城市之一的广州市的第一把手,而且是广东省最年轻的政治明星之一,他的倒台,实际上已经为中央的治本埋下了伏笔。也就是说,习近平和王岐山,正在试图杜绝有问题的官员,进入今后的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他们希望为未来的中国高层,培养清廉的政治官员,这是治本的第一招。所以,强力击倒万庆良这只“如日中天”的“上山大老虎”,其目的已经非常明显。反腐,不仅仅打掉那些接近或者超过60岁的老人,而是开始对准那些在位的45-55岁的中青年高级要员。

推荐 6